如何以《甄嬛传》中皇后宜修重生写一篇故事363导航网影视解说栏目

欢迎来到363导航网电影解说栏目,我们坐在那里听电影制作人谈论他们的作品,然后分享最有趣的部分。很多人都在讨论《甄嬛传》中皇后宜修,如果宜修重生会有一个什么故事呢?下面就编写了一篇结果最为满意的故事。…

  很多人都在讨论《甄嬛传》中皇后宜修,如果宜修重生会有一个什么故事呢?下面就编写了一篇结果最为满意的故事。

如何以《甄嬛传》中皇后宜修重生写一篇故事

  故事如下:

  “依旧尊本宫为后?”甄嬛啊甄嬛,你当真是好狠的心。将本宫锁在这暗无天日的景仁宫。凭什么,甄嬛?你这个贱人,凭什么我死后寂寂无名,葬入妃陵。而我的姐姐,却可以永远长伴君侧。我这一生,究竟是为了什么?这宫里的夜,那么冷,那么长,每一秒我怎么熬过来的,我都不敢想。也许,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我吧,他心里只有那个美好纯真的姐姐。我真的好傻好傻。我的一生,都困在了那句“带你生下长子,我就立你为福晋”。皇上,你的长子三岁而夭,你又何曾想过我的痛,我的伤。我在雨里走了一夜,可你还是没有来,我听到的只有不绝的丝竹奏乐之声和那句让我心碎的“宜修,你不要伤心。你知道吗?宛宛有身孕了。”我的孩子没了,她就有了,是她的孩子克死了我的孩子。纯元死不足惜,我没有错。若有来世,我定让那些负我伤我的人付出代价。孝敬宪皇后,崩。

  “娘娘放心,午后黄规全回话了,说已经妥当。反正皇上有旨,库银空虚,一切要以节俭为主。臣妾手里虽说变不出银子,但总要顾的皇上的体面,这各种滋味,岂是旁人能体会的呀?”

  这不是华妃说的话吗?怎么会?一抬头,正是娇艳跋扈的华妃无疑?难道自己又回到了过去?选秀,甄嬛。我攥紧了手里的玉柄,心中的恨意依然难以平复。华妃抬起眼,似乎察觉了我的异样。“哟,娘娘这是怎么了?莫不是怕新人进来分了娘娘的恩宠不成?不过也对,‘只见新人笑,不闻旧人哭嘛。”说着便用帕子捂了捂嘴。

  经过这一番,我早已醒悟,不介意地笑笑,道:“妹妹当真是说笑了,本宫只是有些不舒服而已。本宫该说的已经说了,妹妹无事的话可以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是,臣妾告退。”

  “娘娘,你不是要把福子给华妃吗?怎么又?”剪秋疑惑道。

  “罢了,没这个必要,剪秋,我想自己静一会,你先退下吧。”

  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

  往事又浮现在眼前,华妃的自戕,甄嬛的陷害。一桩桩一件件又仿佛就在昨天。自己精心布局十余年,最后还是一场空。那样无子,无宠,寂寞潦倒的一生,我真的不想再过一回了。自己不是不知道子嗣的重要。可是......

  “剪秋,过来。”

  “娘娘有何吩咐?”我俯下身把话与她说了一遍。“娘娘,难道你真的要这样吗?”

  “对”,我捋了捋鬓发说“不管怎样我都要尽力一试,你去请徐太医过来,记住,悄悄的,别让人知道。”

  “是,奴婢自有分寸。”

  “微臣叩见娘娘,不知娘娘召微臣前来有何吩咐?”

  我示意剪秋,剪秋会意,把方子递给了太医。“请太医看看本宫是否能用这张方子?”

  “娘娘若真想即刻有皇子,微臣自会替娘娘斟酌用药,只是娘娘体质虚寒,操劳过度。微臣恐无十分把握护娘娘平安。”

  “太医直言便是,不必有多顾虑。”

  “微臣至多只有七成把握。”

  “本宫知道了。请太医先配好这副方子,本宫若有需要,自会叫人来取。”

  “是,微臣告退。”

  “娘娘,奴婢觉得这会不会太冒险了,万一......”

  “就算这样又如何,现在本宫只能进,不能退,这本就是一场博弈。皇上子嗣稀少,自会格外看重。本宫赌的就是那七成的把握。”

  “娘娘,皇上今晚要来景仁宫用晚膳。”

  “知道了,替本宫更衣”,我随手一指,“就那件吧。”

  “娘娘,这件会不会太素净了。”剪秋犹疑地说。

  “不会,这件正合适。”回想起来,上一世自己的举动真是有点可笑。明知道他不喜欢,明知道改变不了还偏要这样做,白让华妃捡了便宜。这一世,我可不想再重蹈覆辙。

  “皇上驾到。”

  “臣妾参见皇上。”

  “皇后快起来吧。”在他心里,我不过是他的福晋,他的皇后。从来都不是他的妻子。他都有好久没有叫过我的名字了吧,自姐姐进府后,就再也没有过了。“死生不复相见”好狠的一句话,这句话几乎粉碎了我一生的梦。心中唯有苦涩,再没有其他。面上不显,脸上还是保持得体的微笑。

  “谢皇上。”

  “皇后甚少打扮得这样清淡。”

  “难道臣妾这样不好看吗?皇上若是不喜欢,臣妾以后就不穿了。”

  “皇后自然是好看的。”

  “这是臣妾煲的汤,皇上快尝尝吧。”

  “你如今贵为皇后,这种事交给下人做就是了。”

  “臣妾是皇上的妻”话一出口,就暗暗后悔。妻子?这个称呼离我好远好远,他又何尝把我当过他的妻?这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。我只得改口,“臣妾是皇上的皇后,侍奉皇上是应该的。

  “皇后何故这样说?”

  “臣妾知道自己不是皇上的妻子,以前不是,现在也不是。”我勉强笑了笑,“皇上快喝吧,要不汤快凉了。”

  “宜修,这些年委屈你了。”

  “皇上还记得?”

  “是,朕一直没忘。朕答应过你待你生下长子就立你为福晋。可你的姐姐,原是朕先负了你。”

  “臣妾样貌才学皆在姐姐之下,臣妾无怨亦无悔。”说完,泪就掉了下来。“臣妾今日失礼了,请皇上恕罪。皇上今日还是要去华妹妹那吧。臣妾......”

  “不,朕今日留下来。”

  “剪秋,皇上呢?”

  “娘娘,皇上去上早朝了。特意嘱咐奴婢不用叫醒娘娘,让娘娘多休息一会呢。奴婢看娘娘当真累着了。”

  “住嘴,越来越不知礼数了。”我压低了声音“本宫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?”

  “娘娘,奴婢已经办好了。”

  “没有别人知道吧。”

  “娘娘放心,除了奴婢和许太医,再也没有旁人知道了。”

  “那就好。”

  “剪秋,今日便是秀女大选之日了吧?”

  “禀娘娘,今日正是大选之日。”

  我冷笑不语,甄嬛,我们很快就要见面了。“剪秋,你陪本宫去御花园走走,这样好的天,可莫辜负了。”

  “娘娘,你看着牡丹开得多漂亮啊。”

  “是啊,真的好美。只是花开了就要谢了,再美亦是无用的。”我叹了一口气,道:“回去吧。”这紫禁城要变天了呢。只是不知这一世谁能笑到最后。

  “娘娘,这是秀女入选的名单,娘娘要不要看看?”

  “呈上来。”济州协领沈自山之女沈眉庄,松阳县丞安比槐之女安陵容,大理寺少卿甄远道之女甄嬛。都是熟悉的名字呢。安陵容死前都不忘反咬我一口,当真是厉害。甄嬛,倒真真是狠毒的心肠。葬入妃陵,他日史书工笔不会有我的只言片语。一想到这,我的手都在颤抖。

  “娘娘,今日皇上选秀,听闻甄远道长女甄嬛眉眼颇像已故的纯元皇后呢。皇上今日龙颜大悦,娘娘要不要去养心殿向皇上贺喜呢"

  “本宫何必上赶子凑这份热闹,撇开其他人不谈,单就这个甄嬛皇上也一定会过来。”

  “皇上驾到。”

  “臣妾参见皇上。”

  “平身。”

  “谢皇上。”

  “皇上今日选秀,想必是龙颜大悦,臣妾倒还未向皇上贺喜呢。”

  “不过是泛泛之辈中有一两个质素尚可的。”

  “臣妾听闻沈之山之女端庄持重,甄氏清丽脱俗,在一干秀女中脱颖而出。不过皇上想给甄氏什么位分呢?”

  “就贵人吧。”

  “可满军旗与蒙军旗各有一位贵人,若甄氏为贵人,汉军旗就有两位贵人了。满蒙联姻是旧俗。”

  “另一位贵人是?”

  “沈贵人。”

  “那就给甄氏常在之位吧,不过朕想给甄氏一个封号。”

  “要说封号臣妾这倒有一个,不知皇上可愿一听?”

  “哦,朕愿闻其详。”

  “今日选秀,甄氏莞尔一笑,顾盼之间倾国倾城,臣妾想以‘莞’字为封号甚妥。”

  皇上愣了一会,才叹道:“皇后,最知朕心。就以‘莞’字为号吧!”

  我心中暗暗一笑,甄嬛,你终究永远都逃不脱当替身的悲剧。从前是,现在也是。

  “时辰不早了,朕还有折子要批,先回养心殿了,皇后也要早些休息。”

  “是,臣妾恭送皇上。”

  又是华妃来得最晚。”齐妃不耐地嘀咕着。我不屑,那么多年了,齐妃还是老样子,依旧沉不住气。敬嫔,和甄嬛联手扳倒了本宫,当真是小看了。环顾四周,只有华妃和端妃没到。端

  妃,会咬人的狗不叫,既然你那么恨本宫,那你就干脆一直待在披香殿别出来了。

  许是等的太久,剪秋试探地问道:“娘娘,时候不早了,要不干脆散了吧。”

  我摇了摇头,道:“继续等。”

  “华妃娘娘到。”

  她依旧是那样的明艳照人,那样骄傲。只是,不知她最后知道欢宜香的秘密时会是怎样?也许,临了了,她的苦,一点都不比我少吧。“给皇后请安。”华妃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。

  “赐座,上茶。”

  “这是去年的龙井吧,旧时的茶存放的再好也有股子霉味,臣妾都赏给颂芝她们了。臣妾那有今春新贡的雨前龙井,要不臣妾让颂芝拿些给娘娘吧。”

  我不介怀地笑笑,:“皇上也赏了本宫一些,不过是想着三阿哥喜欢,就让齐妃拿去了。”

  “也是,齐妃姐姐那难得有这样好的茶。”华妃娇媚一笑,话锋一转:“不过皇上仓促登基,这宫里什么还缺着,委屈娘娘,住这景仁宫了。臣妾想着挑个晴好的天让人把景仁宫好好装饰

  一下。否则臣妾于心不安啊。”

  “皇上政务繁忙,一时疏忽也是有的。倒是妹妹的翊坤宫,先帝宜妃的住处,自是错不了的。”

  华妃脸色一变,没有接话,齐妃笑着望向华妃:“皇后娘娘说得极是,宜妃多子,先帝爷当真宠爱。”

  华妃站起来,福了福身,道:“臣妾告退。”快步离去。随后其他嫔妃也都告退了。

  我叹了一口气,摇摇头说:“和华妃说话真是累得慌,对了,端妃那边,让太医走个过场就是了,用药拖着别让她好起来。记住了吗?”

  “是,奴婢会吩咐许太医去办的。不过娘娘,端妃与世无争,娘娘何苦要这样呢”

  “与世无争?端妃城府颇深,只怕还想着报仇呢,让她不出来的好。”甄嬛得势,多半是靠端妃暗中相助,没了端妃,本宫倒想看看谁为你指点迷津,谁为你出谋划策?

  “娘娘说得极是。奴婢拜服。”

  我叹了口气,道:“你先下去吧,本宫想看会书,自己静一静。”

  “是,奴婢告退。”

  “十二楼中尽晓妆,望仙楼上望君王......”自己也是像这些女子一样对君王之恩多少是有点期盼的吧。或许,我从来都没有放下过荣华富贵,从来都做不到心静如水。一个又一个的漫漫

  长夜,自己只能靠字画打发到天明。把那些嫔妃推到他的怀抱,多少是有些心痛的吧。做了那么多,不过就是换来他夸赞的一句贤德,这真的好不值得。我真的好累。自己不是没有想过,如

  果不嫁入王府会怎么样?不卷入这纷争中又会怎样?反正不会像这样斗来斗去,步步为营,苦心筹谋吧。想着想着,困意袭来,便伏在了桌上。

  此时的养心殿一片寂静,奏折堆积得与小山无异。苏培盛试探地问道:“皇上,您批折子批了许久了,要不...出去走走吧。”

  “那朕就去,看看皇后吧!不必通报了。”

  “是,起驾景仁宫。”

  到了景仁宫外,皇上一皱眉,问:“剪秋?你为何在殿外?”

  剪秋答道:“启禀皇上,娘娘在里面看书,不让奴婢们打扰,要不容奴婢通禀一声?”

  “不用了,朕进去瞧瞧。”

  “是,奴婢遵命。”

  恍恍惚惚间,我好像感觉有门被推开的声音,以为是剪秋进来了,也不甚在意,闭着眼睛昏昏沉沉问道:“剪秋,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皇后,是朕。”

  我一个激灵坐起来,道:“皇上怎么来了,怎么也没人通禀一声?”

  他没有答话,眼睛一瞄看到了我读的诗,笑着说:“皇后倒是有闲情雅致,‘十二楼中尽晓妆,望仙楼上望君王’皇后难道是怨朕不来吗?”

  “臣妾岂敢?不过是随...\"话未说完,便觉得腹中翻江倒海,俯身作呕起来,众人见状都吓了一跳,我惨白着脸跪到地上:“臣妾失礼了,请皇上恕罪。”他扶了我起来。又转而问向他人

  :“你们都是怎么照顾的?太医呢?”

  剪秋战战兢兢的答道:“皇上,今日徐太医恰好来请平安脉,在殿外候着,奴婢这就请徐太医过来。”

  “微臣参见皇上,皇后娘娘。”

  “太医平身,皇后今日身体不适,请太医速为皇后诊断。”

  过了片刻,太医笑道:“恭喜皇上,恭喜皇后娘娘,皇后娘娘已有一月余的身孕了。”

  我反观皇上的脸色,见他不可置信地问道:“太医所言当真吗?”

  “皇上,微臣行医十余载,这点把握还是有的,皇上若不信,可请太医院诸位同僚一起诊断。微臣会为皇后娘娘开安胎的方子,只要娘娘按时服下,保持身心愉悦即可。”

  “苏培盛。”

  “奴才在。”

  “将皇后有孕消息晓谕六宫,另外景仁宫伺候宫人多赏例银3月。”说完也顾不得旁人在场,握住我的手,道“皇后辛苦了。”

  我从容答道:“臣妾能为皇家延绵后嗣,一点也不辛苦。”

  翊坤宫。“娘娘”颂芝小声唤道。

  华妃打了个哈欠,说:“什么事?”

  “景仁宫传来消息,说...”

  “有话就说,别吞吞吐吐的。”

  颂芝咬咬牙道:“说...皇后已有一月余的身孕了。”

  “什么?怎么可能?皇后...这是真的吗?”

  “娘娘,千真万确,皇上也在场。”

  华妃喃喃道:“皇后竟然有孕了,凭什么?”盛怒之下,把茶点撒了一地。“你去把曹琴默和丽嫔叫来。”

  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

  “嫔妾参见娘娘。”

  “不知娘娘听说皇后有孕的事了吗?”曹琴默抢先问道。

  “就是因为知道才叫你们过来,你素日不是主意最多吗?”

  “娘娘,一碗药下去,一了百了,永无后顾之忧。”丽嫔干脆地说。

  “万万不可啊娘娘。皇上重视子嗣,皇后是太后的侄女,也绝不会坐视不理。皇后出了意外,后宫中人头一个疑心的就是娘娘您,毕竟素日与皇后面和心不合的也只有您了。”

  “那你说该怎么办,本宫怎能忍下这口气。”

  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不如静观其变。毕竟这后宫之中,变数可多着呢。”

  “好,那本宫暂且听你一言。”

  以上就是《甄嬛传》中的皇后重生的故事。

以上就是[363导航网电影解说栏目]的相关内容!!!
声明: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。邮箱地址:3580805300#qq.com #请换成@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