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电影《误杀2》,你有什么感受363导航网影视解说栏目

欢迎来到363导航网电影解说栏目,我们坐在那里听电影制作人谈论他们的作品,然后分享最有趣的部分。这是一部想得到太多,而又丢失了太多的作品。《误杀》系列,重点在一个“误”字之上。如何观众产生对各个层面中真相的误解,从而制造反转,并通过对人物的“误解”消除…

  这是一部想得到太多,而又丢失了太多的作品。《误杀》系列,重点在一个“误”字之上。如何观众产生对各个层面中真相的误解,从而制造反转,并通过对人物的“误解”消除,基于此前对其的种种既定印象的形成,产生对影片主题的反应:究竟如何分辨正邪,面对复杂的人心与事态,如何看待自己单纯正邪认知状况下产生的判断。通过反转,构建起人物对世界复杂性的新认知,破灭对他单纯美好一面的幻想,是系列里最重要的匠心所在。

看完电影《误杀2》,你有什么感受

  第一部里,导演塑造出了一个大多数时候都处于受害者地位的男主角,在最后表现出了从被害者到加害者的变化过程。这个包袱在作品中始终掩盖,到了结尾才得到揭示。做到这一点,靠的是阴谋事件本身的悬疑性——它需要在事件的表层中给出一个足够说服力的逻辑、情感,让人对此不加怀疑,而又要确保其在反转后的合理性。而这,也恰恰就是《误杀二》在“悬疑”这一类型化上的最大不足之处。它的案件本身太过于简单了,就是一个医院绑架案,一眼看到底,很难有丰富的悬疑空间,打开背后的“战争迷雾”。因此,到了第二部,导演试图将悬疑性的倾向做一个调整,导演试图将悬疑性的倾向做一个调整,从事件本身的真相,变成主角内心动机的真相、关于善恶的真相、对抗社会阶级之结果的真相。而从叙事结构上,我们也确实能看到相应的思路——它抛弃了原作中的正叙模式,而是以犯罪事件的高潮作为开始,先展现男主角的凶狠冷血,而后凭借一次次的闪回,完成插叙,对男主角的本性进行逐步的解开,破除悬疑性。由此,作品展现了男主角的两种外在表现状态。一方面,他是犯案中的凶狠劫匪,一招一式、眼神姿态,都不是假装。而另一方面,他又是爱着儿子的父亲,这也同样不是作伪。

  第一场戏里,我们就能看到这样的表达了。对男主角,导演用压低的帽檐,掩盖了他的双眼,让他的真实内心失去了“心灵的窗户”而不可见,制造了本片的悬疑点: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是好人还是坏人?随之,一系列快速剪辑中的狠辣动作,以及警察沟通“确认人质安全、提出放人要求”时的步步紧逼,与他看到保安时些许迟疑的第一人称视角镜头,提出“为我的孩子拿心脏”的要求,便并列了起来,共同成为了他“被掩盖心灵”之下的真实。

  这样一来,在第一段里,男主角的“悬疑”其实已经有所揭露了:他的狠辣有之,柔情也有之,父爱的柔情带来了失去儿子时的不顾一切,引导出了逼迫到极点后的狠辣,这两个状态都是事实,而非虚假的表演,结合起来,才是事实的全部。与主角构成呼应的人物,是任达华饰演的警察。在电影里,他被塑造成了男主角的映射存在。同样作为父亲的亲情,让他与男主角共鸣,也建立了映射的基础。在第一次对阵时,男主角手里握着枪,而任达华放下了枪。随后,男主角与任达华隔着一道门,分处于黑白两侧,凝望对视,更是强化了二者“善”与“恶”的映射关系。他愿意相信男主角话语的善意,也发出了惩治一切高官罪犯的回答,在这样的映射关系下,成为了男主角在劫案时“恶”背后的反面之“善”。人性的复杂复合,不可以正邪而作简单的划分。关于人性的表达,是第二部对第一部的延续。并且,“一个好人被逼出凶残”的信息,也让电影具有了一些在主题层面“打开封闭空间”的能力,去折射外部社会的恶劣世态。对此,电影里也有着更加具体的设计:媒体记者的引入。名记者先是挖掘了男主角的第一次悲剧,报道了他儿子失去心脏手术机会的事情,而后又进入医院当人质,只为了进一步获得后续的爆点新闻。她的第一次出场,伴随着对属下工作不力的发怒,以及精致咖啡勺的特写,表现着她的“社会上层”性质。这带来了一个属于她的善恶悬疑。更具体的,则是二人的直接互动。最开始,男主角求她报道,她却居高临下地拒绝,而发现社会话题性的价值后,又积极贴上,在案件发生后更是亲自进入医院。医院里,她嘴里声称“揭露真相,让社会了解”,而在第一次见面时却说出了“我只是媒体工作者”这种无责任感的实话。而与之配合的,是对“医疗保障体制”更整体性的一系列点缀描写。见到男主角之前便提前以“不像付得起钱”为理由宣判了“死刑”的医院,“此病不在医疗保险范围内”的保险公司,男主角借钱谋生的落魄。更进一步地,电影还在“金钱”的层级上做了一个上升:政治力量、统治阶层,比金钱更为致命。上层夺走了心脏,让男主角筹到了钱也无济于事,这也在劫案中的医院落到了台词的明示上,“编剧应该很有钱。”“不是只有钱的问题”。

  电影的描写重点,在于人物在善与恶的纠结,以及造成这种纠结的社会负面现实:每个人都在力量地位的强弱之间,被迫地扭曲本善为“恶”,善恶、上下级,都是相对的。这不仅体现在主角身上,也涉及到配角们的塑造。在抢劫医院的发生瞬间,另一个人也在试图刺杀医生。这便说明了男主角“被逼凶残”的非唯一性。情侣路人而心脏科医生有着救人的良知,却在院长的要求面前无能为力,无法反驳“我让你坐上的心脏科主任”的名利之言。同样地,院长也只能在卫生局长的要求面前感叹“位置越高,越不由己”。警察局长无视市民呼吁,为了上级眼光的武力压制策略,也让他在作为“上级”而执行“恶”的同时,又具有了作为“更上级面前的下级”的无奈。

  归根结底,在社会中,所有人都是相对的善与恶,也是相对的压迫者与被压迫者,而非极端的某一方。在医院等外部力量的面前,男主角也是无力的存在。前半部里,当力量形势发生逆转后,正与邪也在这个阶段中,看似发生了变化——无路可走的男主角看着警察的枪,表面上“似乎”夺走了它,从而“好像”成为了更高级别的存在,随之,在影片当时的发展阶段,他也似乎具备了对抗警察这样的执法力量的能力,获得了“恶”的资本:特警“猫抓老鼠”,而被男主角象征的“鼠”吓到,随后被擒,警方承认自己是“鼠”,特警被“杀”。

  社会的复杂性,权限、力量对一切的决定性,让所有人都只能服从其游戏规则,而无法完全实行自己的善。而最底层的“无枪”民众,虽然拥有了“善“的可能,但却因为力量的缺乏,而只能被有枪者们引导着,作出与自己本心违和的“错误的善”。他们可以因为劫匪的故事而同情劫匪,也可以马上在警察“击杀”劫匪后振奋雀跃,只有在最后才在知晓真相的情况下,做出了符合自己“善”意的欢呼。

  当然,本片也在试图以此为基础,强化故事的悬疑性。如前所述,悬疑的重点在于人物真面目的未知与猜测。在本片里,导演借用男主角的剧本,让其有了一丝“编造虚假故事”的可能性,想要加强对其所讲“故事“真假的猜疑——从他为了儿子的目的是否真实,到他口中的作恶的院长、卫生局长、警方高层,一系列的阴谋,是否属实。再结合到他是否杀死了特警等等细节的未知,这也就关系到了他的善恶真相。

  与之相关地,心脏科医生在医疗勾当中的作为,警方高层等人的行为是真相还是“他编造的剧本”,上级送到男主角儿子面前的心脏是真是假,都与男主角“真话还是假话”的悬疑相关,在不同的阶段一次次地执行着悬疑性展开的常规职能,不断进行多次的渐进式反转,推翻旧“真相”,塑造新“真相”。

  由此,导演试图将亲情表现、善恶摇摆、事件悬疑的三个层面结合起来,完成悬疑类型化工作的同时,引导出对社会“力量金字塔下所有个体的善恶扭曲”的批判性表达。

  但是,在影片的表达侧重之下,资源配比几乎不可能达到平衡,从而造成整体的坍塌。影片的执行主体在于亲情,导演想要在这个要素上下足功夫,更能够与观众实现共感,达成感动的效果。也正因此,电影关于善恶的悬疑性,以及与之密切相关的“事件真假”的悬疑性,必然都被严重削弱。非常典型的一处是,第一场戏过后,引入的前情倒叙。它固然加强了亲情的氛围,但也太过“可信”了。这段过后,男主角的亲情表现已然足够扎实。这就让他此后的一切关于“假”一面的铺垫延伸,都必然不足为观众相信,毫无说服力。观众在看到那一大段倒叙后,已经先入为主地明确了男主角的亲情之存在,“善”的大方向便已经被确凿下来了。

  并且,在随后的剧情中,亲情成分的过多比重,为了亲情渲染、社会批判,让相关重要信息过早地出现,也在愈发地破坏着设计中的一系列悬疑点——男主角儿子躺倒病床的身影,直接打破了警察搜查男主角家时发现剧本提供的“终极悬疑”,计划的温和与残暴,善或恶的悬疑;心脏科医生在计划中的角色,只维持了路人“你没救我老婆”的一瞬间,便马上伴随着他的飞身救人,宣告“善恶悬念”破灭;高层还给男主角儿子的那颗心脏是否属实,在冷藏箱的特写中得到了一点点的铺设,转瞬便被新闻记者深入取证的剧情破坏,失去了对“高层善恶悬疑”的最后一个展开机会,随后“是否杀死了卫生局长”之类的悬念,都完全没有立足点了。

  导演太用力地强调亲情了,给了太多、也太早的“亲情相关真相”的正面叙述、信息揭露,这就必然让男主角的大立场被明确在了“善”的一端。同样地,导演也太想强调善恶被迫的摇摆中,对于“阶级社会扭曲善人”的体现了。这让他需要对所有人物,都相对倾向于“存善念”的一方,不能让他们滑向彻底的邪恶,否则表达就不成立。因此,所有人物的大立场也就早早被明确下来。人物与“事件的悬念,善恶的悬念”密切相关,他们的本质属性确立,便带来了所有反转、再反转的渐进式真相揭露的说服力滑坡——最重要的“不是坏人”,已经不再有疑问,尚没有被公开的未知之处,也就只剩下了一些细枝末节,是“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,谁谁都干了什么”,但这却于宏观的表达效果毫无作用,因为“不是坏人,就不会干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”。

  于是,《误杀二》,只能是三者“皆不得”的成片结局了。亲情相对立体,失之于俗套。善恶单面化,倾斜到了善。社会批判,则被亲情与善恶扯着后腿。而从商业性的悬疑类型化上看,三者并行、互相牵制,加上原作的事件悬疑不足,导致了“人物善恶悬疑”与“事件真相悬疑”,包括可能存在的第三层悬疑,全部欠奉。事实上,这便是本片导演作为相对的新人,与监制陈思诚的差异。他依旧想要完成自己的个人表达,一些有思考价值、唤起“后劲”的主题内容。《误杀一》中的那位导演,同样如此作想,也比较幸运地赶上了一个够合适的原作,于是实现了它。然而,以第二部来说,在商业诉求、类型定位、作品基础上,这位接力上场的导演的同样诉求,却很难被再次消化。他想要延续第一部的根本,也想复刻上一任的诉求,但终究不得实现。

以上就是[363导航网电影解说栏目]的相关内容!!!
声明: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。邮箱地址:3580805300#qq.com #请换成@

版权声明:3580805300 发表于 2022-01-14 19:35:03。
转载请注明:看完电影《误杀2》,你有什么感受363导航网影视解说栏目 | 363导航网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